“保持队形”“跑起来”“注意身后”……8月27日,广东省梅州市一块球场边,黄维庆用他标志性的大吼指挥着球队。当天,2022年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夏令营竞赛正在进行,咸宁市崇阳县大集中学体育教师黄维庆,率领湖北省高中男子甲组代表队晋级全国四强。

小县城的初中老师,为何能成为高中“省队”主教练?黄维庆完全有这个实力——在曾经的足球盲区崇阳,黄维庆从零起步,带着大集中学足球队6次夺得咸宁市冠军,2021年代表咸宁市勇夺湖北省中学生足球联赛冠军,上个月又夺得湖北省运动会中学组男子足球亚军。比起一座座奖杯,黄维庆更大的成绩是,作为老师的他改变了一大批学生的命运;作为拓荒者,他促使校园足球在崇阳蔚然成风。

崇阳地处湘鄂赣三省交界处,因“诸山崇聚”而得名。这里,也是黄维庆的家乡。

2007年,黄维庆从湖北科技学院毕业,回到故乡成为一名乡镇中学教师,他既教体育,也带语文、历史、政治。

“大学选专业时曾有人劝我,说体育是不受重视的‘副课’,足球就更弱势了。可我偏偏选了体育教育的足球方向,因为这是我所热爱的。”黄维庆说,他并没有因为现实磨灭心中的热爱。

乡镇中学只有一块砂石场,黄维庆就带着孩子们玩足球游戏。2009年学校撤并,黄维庆来到大集中学,勉强有了一块高低不平的黄土操场,可根本没有一个踢球的孩子,他只能慢慢引导,在体育课中首次加入足球。

2014年,黄维庆萌生了组建学校足球队的想法,他第一个找到在读初二的卢梁。“我篮球打得不错,也不知怎么的,被他说服了改踢足球,后来还当上队长。”卢梁笑着回忆,当时队里全是和他一样足球零基础的学生。

黄维庆不好意思地说:“当时真是‘连哄带骗’才凑起一支队,跟学生说好话,还要给家长做工作。”一支球队一般需要22人,黄维庆用了一个多月才找到15人,便开始了固定训练。

2015年,黄维庆正是带着这支“不整编”球队,先后获得咸宁市校园足球联赛第四名、第一名,湖北省联赛分赛区第三名。也是在那一年,《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》重磅出炉,校园足球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。黄维庆乘着东风,和同事一起准备材料,帮助大集中学获批全国首批校园足球特色学校。

虽然现在已是较有名气的冠军教练,黄维庆还是时常回想自己带队生涯的起步阶段。

那时,大集中学的现代化球场还没建好,黄维庆和队员们“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”,训练器材更是无从谈起。没有足球门架,就用废旧钢管自制;舍不得买标志盘,就捡矿泉水瓶代替;没有体能房,就把队伍拉到上坡路段跑步;没有阻力伞,就用绳子拉着旧轮胎跑;球网破了舍不得换,就和学生一起缝缝补补……

“庆哥被朋友开玩笑说像捡破烂的,但他对我们却很大方。”卢梁说,很多学生的球鞋、球袜,还有守门员的全套装备,都是黄维庆出钱买的,平时训练、比赛时大家喝的水,多数时候也是他请客。

卢梁说:“我们那届球队有‘三多’:留守学生多、成绩不好的多、调皮捣蛋的多,但庆哥能镇得住大家。他在场上非常有威严,在场下又像大哥一样和我们打成一片,跟我们讲人生道理。受他影响,很多人初三毕业时像变了个人。”

饶登在当时就是属于调皮的孩子。他回忆,“我读小学时就逃课,经常跟人打架,初中好几次都想退学。直到遇到庆哥,加入球队,得了冠军,我突然觉得有了奔头,一些坏毛病都改掉了。”过了多年,饶登仍对黄维庆教导的“做任何事,想要成功的前提都是自律”记忆深刻。

2015年中考,大集中学首届足球队15名学生中,包括卢梁、饶登在内的13人通过足球单招考上省重点高中崇阳县一中。2018年,他们又考取了大学。其中,当年成绩垫底的饶登,凭借文化课裸考成绩被长江大学录取。

截至目前,大集中学足球队先后有数十名学生考入大学;11人荣获国家一级运动员称号;23人荣获国家二级运动员称号;10人入选湖北省校园足球最佳阵容。

从县市冠军到省冠军,黄维庆只用了七年时间。这七年,学校和教育局对球队大力支持,硬件设施和后勤保障也大为改善,但毕竟和大城市比还是差距明显。大集中学足球队靠什么逆袭?

黄维庆认为,就是靠坚强的意志品质。他还记得,2019年在宜昌参加省级比赛时,场下一个阿姨说“我猜这场咸宁队赢”。黄维庆不解地询问,阿姨回答:“你看咸宁队的孩子一个个晒得那么黑,肯定练得扎实。”

果然,那场比赛咸宁队轻松取胜。随后一场比赛遇到,咸宁队丝毫未受影响,打出13:0的当届最大分差。最终,黄维庆带队获得全省亚军。

“我们的技术不是最好的,就是靠体能和团队协作取胜,这些年打出了‘下半场的咸宁惹不起’的名声。”黄维庆说,他的球队每天中午、傍晚都会在户外训练,风雨无阻,寒暑不歇。

队员们从没有怨言,因为教练比他们更累——每次训练,黄维庆总是第一个去搬器材,训练完又是清理杂物最后一个走。他还是学校的体育教研组长,在训练之余曾长期每周三个校区轮流跑,上16节体育课。黄维庆还要对学生的文化课成绩负责,每周开两次队内例会做学生思想工作。

“说不累那是假的,哪有什么铁人。”黄维庆说,有时候中午训练结束,下午还要上课,他干脆坐在操场旁边的树荫下歇一会儿,经常不知不觉睡着了,被来上课的学生叫醒。黄维庆的妻子偶尔也会抱怨,“最对不起是我们的儿子,从来不能跟爸爸出远门旅游,假期玩得最多的地方就是爸爸的训练场。”

学校也看到了黄维庆的难处,主动减少了他的课时,让他一心一意带好球队。2021年,黄维庆带着以大集中学学生为班底的咸宁队,一举夺得湖北省中学生足球联赛冠军,成为一匹黑马。

一花独秀不是春。带领大集中学足球队不断进步的同时,黄维庆也在崇阳县积极推广校园足球。

几年来,黄维庆帮助多所中小学和幼儿园培训教练、组织赛事。2018年,黄维庆又主动要求帮扶远离县城的港口中学,为此每周日要往返乡间公路60多公里。

黄维庆还提议县足协设立校园足球发展基金,并多方联系赞助单位,帮助不少困难学生圆了足球梦。但当自己面对武汉一家民办学校50万年薪的邀约时,黄维庆却拒绝了,“崇阳的校园足球刚迎来好局面,我不能当‘逃兵’。”

如今的崇阳,确实是校园足球的一块沃土——全县所有中小学都开设了足球课,拥有14所足球特色学校,两所足球特色幼儿园,组建了24支校园足球队,常年参训的学生达700余人。

黄维庆的学生,也开始回到家乡接力校园足球事业。“当年我就觉得庆哥在球场上特别有魅力,我暗自想以后也要当足球教练。”首届队员卢梁,大学毕业来到崇阳县第二实验小学建起足球队,首次参赛便获得全县第三名。他的同届队友陈森勇,如今也成为崇阳四小的足球教练。

还在长江大学就读的饶登,则在准备考研足球理论专业。“庆哥带队和指挥不仅有激情,还很科学。他教的很多方法,我上了大学才知道其中的奥妙,所以我想在这方面更深入学习。”饶登说。

“我跟孩子们在一起,不图什么回报,就希望看到他们进步。希望他们在球场外也成为一个有自信心、上进心的人。”黄维庆说,这就是校园足球的意义,希望每一个学生在人生竞技场上,也能像在绿茵场上一样大放光彩。